生活中遇到困难挫折的时候,应该怎么样去面对?

简言之:先处理情绪,再处理事情。作为普通人,一般遇到困难挫折时候都会出现情绪上的难过、想放弃等等负面情绪。先不要抗拒这种情绪,觉察并接纳,情绪得到恢复后的再去思考如何走出困境,找解决方法,走出来

要么战,要么退,要么等。

“超燃励志视频”无论遇到什么困难,告诉自己:这不是终点!将喜欢的一切留在身边,这便是努力的意义。

不把困难当困难——正视“空心病”
世间宽阔,人生漫长。在如此宽阔的世间、如此漫长的人生中,必然会遭遇各种困难,经历诸多艰辛,乃至意外的挫折。难免痛苦、焦虑、迷茫,不知何去何从。此乃人之宿命,程度或因人而异,但没人可以逃离,自己当然也不例外。
而问题仅仅在于:
此时此刻,我们如何思考,如何应对?因为思考和应对不同,决定了我们是幸福还是不幸,是向前飞跃还是向后倒退。
难呀难!无计可施!无路可走!山穷水尽!一味消极思考,那么,情绪就渐趋低落,聪明智慧就出不来,过去的乐观想法就烟散云消。末了,还会把责任和原因统统推到别人身上。于是牢骚满腹,黯然凄切,伤及自己的身心。
断而行之,鬼神避之。不把困难当困难,思路一新,精神焕发,下定决心,勇猛向前,困难反倒成了飞跃的踏板。这样的事例屡见不鲜。
关键是自己的思想要对头。只要想法正确,下定决心,果断前行,再难的事自然会变得不难。

人之心,犹如孙悟空的金箍棒,伸缩自如。只要用好此自由豁达之心,危机就会变成良机,我们就一定能在艰难中开辟出光明之路,理想之路。

「困兽犹斗」出自《左传·宣公十二年》。
原话的出处是第三视角的转述,即晋国人士贞子所言,言谈内容主要是为了劝说晋景公赦免荀林父,因其军队内部将帅不和,导致晋楚邲之战大败。

秋,晋师归,桓子请死,晋侯欲许之。士贞子谏曰:「不可。城濮之役,晋师三日谷,文公犹有忧色。左右曰:『有喜而忧,如有忧而喜乎?』公曰:『得臣犹在,忧未歇也。困兽犹斗,况国相乎!』及楚杀子玉,公喜而后可知也,曰:『莫馀毒也已。』是晋再克而楚再败也。楚是以再世不竞。今天或者大警晋也,而又杀林父以重楚胜,其无乃久不竞乎?林父之事君也,进思尽忠,退思补过,社稷之卫也,若之何杀之?夫其败也,如日月之食焉,何损于明?」
得臣犹在,忧未歇也。困兽犹斗,况国相乎!
这便是困兽犹斗,或困兽之争的来源之一。
面对人生挫折,人会无意中变成“困兽”。
活于世间,每个人对人生的看法总归各有不同,假设每个人对于人生的感悟总结成一条线,总会上下起伏的运动轨迹。
这就像一个心电图,偶尔往上即为顺境,偶尔往下即为困境,当处于困境之中,又应该怎么办?
困兽之所以成为困兽,其中的原因有很多,各方“因”汇聚一方凝结为“果”,前因导致后果,后果又是前因,因果连为一体。
它就像人生中那条不断波动的线,除非人死亡后陷入虚无当中,不然它就不会断。
因果是人生变化流转的根。
当人生处于逆境,人目所能及的未来呈现一种“下降”的趋势,偶尔是平缓滑落而不为察觉,但只要一察觉必然要陷入到焦虑与恐惧之中,心境变化受到当下环境与未来观测的影响,这个滑落的趋势想必会十分剧烈。
无论你想要如何处置,都不能改变它滑落的趋势。
人会自觉陷入到“困兽”的角色之中,被各自不明不白的因果缠绕,在其中纠葛而不能自拔,没有选择即没有自由,最终也会陷入到绝望之中。

那么,如此困顿的现状真的不能改变吗?
你目所能及的滑落,它确实是个事实,但这个当下的现状是由过去的原因导致的,即使你找到了那个因,依旧要承担现如今的结果——这个是不变的。
当“困兽”自知被困,而不知道被什么困时,依旧可以选择——接受或不接受当下的困境,任何选择均是由“知”与“明”扩展,没有例外。
察觉并且明白这件事,未来的发展方向才会向你展现,但这个“知”与“明”可能是自知自明,也可能是由他人给予点醒。
不接受当下的困境,反抗困境所带来的一切,其实也是一种选择,但这种选择背后其实是对困境本身的依赖,将未来所有的一切寄托于命运。
若要以牢笼内的困兽来比喻,从牢笼外进来的东西,无论好坏都会刺激到困兽本身,但困兽依旧是困兽,即使笼子打开或消散了,兽依旧会留下被困时的本能。
因果纠葛迎面而来,任何的刺激都在逆境中成为负面刺激,很多与你当下困境无关的因素都会被牵扯进去,这些因素又会在未来某刻成为“果”,一种潜藏而不为人所察觉的“因”。
若人事业不顺,在逆境的笼罩之下,他会感觉到无所依凭,之前和睦的关系所导致的相同行为,他会产生完全相反的解读视角,甚至将自己当下的一切不顺指向身边的各种责任。
比如养育孩子所带来的经济成本,若没有这个经济成本投入的话,事业不顺就不会成为严重的逆境——最终的矛盾就由此指向“孩子”。
因为由外部环境所刺激留下的某种思绪,最终会塑造你的当下状态,而状态又进一步影响你的认知,改变你看待事与人的角度。
因果循环由此建立,你所改变的视角又会再次对你的行为选择发挥影响,由行为所造的“业”会潜藏,在未来某一天结出“果”。
比如父亲事业不顺,将其牵引到孩子身上,导致亲子关系不合,这个“果”会在未来的某一刻再次返归会他的身上。

那么,当选择接受当下的困境后,又应该怎么做?
很简单,自觉锻炼在逆境中的抗打压能力。
你可以接受多少压力,你可以承受多少代价,并且在此间保持绝对的清醒——外部有刺激,内部无反应。
如山岳屹立,如渊水停滞。
行仁蹈义,慈悲喜舍。
一切陷入混乱,无非是人自身的内心紊乱。
外部客观永远是外部客观。
无情意,无计度,无造作。
混沌一番,人物都尽,又重新起。

逆境中的一切,都在刺激人去做些什么,以缓解内心的焦虑,驱散面对未来的惶恐不安,但这时原则恰好不在于你“做了什么”,而在于你“没做什么”。
此刻无论你做了什么,很大可能都是错的。
它们会变成一种潜藏的“恶因”招致未来的“恶果”,人受到困境的刺激会陷入一种“妄心”,徒增“我执”,不断向外造作成闭环,无法挣脱。
若人已陷入其中,“自觉”已被丢弃,人无法意识到自己所言所行后面的目的,只能凭借虚妄的“本能”行事造业,同时也会缺失“自明”的可能。
逆境只要达到结点,它必然会自行消散。
人要抗争的永远是逆境本身,而非他人。
他人永远不是你现如今之所以如此的原因。
你自身才是你现如今之所以如此的原因。

如此这般,只是等待事情出现转机?
不做即“少犯错”,这是面对逆境的第一环。
明白什么“应该做”,是机遇到来的那一刻。
前面的“不做”是为了后面的这个“做”。
明白什么“应当为”,才是“不为”的意义。
因为“不为”本身即是“为”

以上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