志愿军一等功臣,回国遭诬陷被判死刑,晚年见到自己武器哭成泪人

抗美援朝战争期间,志愿军中涌现出了许许多多战斗英雄。他们中有许多人,像黄继光、邱少云一般在战斗中不顾自身安危,战死于异国他乡。
可他们中也同样有许多战斗英雄,冒着敌人的枪口炮口英勇杀敌后,幸运地逃离了“死神”的魔爪,成为活着的英雄模范。
在这许多活着的志愿军英雄模范中,就有这样一位特殊的战斗英雄,他叫金珍彪。抗美援朝战争期间,他是47军141师423团1营3连的机枪手。

抗美援朝期间,正在使用DP机枪的志愿军战士
在老秃山前后五天的艰难攻守中,金珍彪一个人一挺机枪共毙敌165人,创造了一个朝鲜战场上的歼敌神话。
志愿军政治部因为他的特殊功勋,特别授予他志愿军一等功臣、二级战斗英雄称号。
可是很少有人会想到,这样一位战功卓著的志愿军战斗英雄,却出身于土匪窝,曾经是个地地道道的山贼匪寇。

老版《湘西剿匪记》中的土匪形象(剧照)
1931年,金珍彪出生在湖南湘西一个叫做青龙垭村的土家族小山村。湘西这块地方地处鄂、渝、黔、湘四省交界,在武陵山和雪峰山的四面延伸下,谷壑密布洞穴无数。
从北宋开始,湘西地区就是著名的匪寇聚集之地。后来历朝历代对于湘西这块地方都大为头疼,都尽可能地采取了安抚的政策。
因为湘西这块地方,群山万壑之中,各部落隐藏其中,匪寇和原住民都已经彻底交织到一起,压根无法从根本上剿灭。
是以,民间一直流传一句俗语,叫做“湘西土匪永剿不灭”。

湘西土匪剧照
金珍彪就是在这样的土匪窝里出生并长大,在湘西大山里锻炼出了一副能搏猛虎、斗蛟龙的身板,通晓各种在山林中生活的本领。
湖南解放前夕,在蒋介石当局的蓄意支持下,湘西地区的匪患不但没有削弱,反而愈演愈烈。
原来在当时,蒋介石的国民党军被我人民解放军打得节节败退,他便把目光放到了湘西地区的无数好勇斗狠的山贼匪寇身上。
蒋介石当局派出军队,带着金银财宝和枪支弹药,并许诺高官厚禄,前后勾结湘西寇匪组建起了10多股杂牌武装,总数一度超过10万之众。

蒋介石旧照
蒋当局的算盘打得好啊,想凭借着这支生力军来延缓国民党军迅速败溃的情形,以期国民党军能迅速恢复过来,重新对人民解放军形成压倒性优势。
正是在这个时期,1948年某天,这时候金珍彪已经17岁了。
金珍彪出生在土匪窝里,哪怕他年纪不大,可是对于当地土匪做的事情仍旧轻门熟路。谈不上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他只是偶尔跑跑腿打打杂之类的。
虽然当时土匪中大多并非良善、杀人如麻,但也有一部分人,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是被逼上梁山的,只是为了求得一个活命的机会,才干起了打家劫舍的事情。
他们更愿意抢劫的目标,还是那些欺负老百姓的地主恶霸。

解放军剿匪旧照
1949年9月中旬,我解放军38军自湖南常德始,向湘西广大地区发起解放攻势,先后解放了湘西十个多个县。
当月下旬,鉴于湘西匪寇之患太严重。中央军委令47军、46军136师等主力部队,再度进入湘西与38军所部一起,争取在短时间彻底平灭湘西匪患。
从此时算起到1951年47军率领一万多名“土匪军”开赴朝鲜战场参战为止,在一年半的时间里,人民解放军共剿灭匪寇多达近10万人,缴获了国民党支援的大批武器弹药。(数据来源为2005年白夜、单屹所著《抗战初期湘西剿匪实录》)
而且在抗美援朝战争打得如火如荼时,湘西军民仍旧不曾放松过对剩余湘西顽寇的彻底清剿。在两年多的持续斗争中,前后剿灭残余寇匪两万多人。

解放军正在搜剿土匪(旧照)
绵延了七八百年的湘西匪患,终于彻底终结。
从此,湘西大地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安宁与祥和,湘西人民开始了真正的幸福安乐生活。这都是人民解放军的功劳,是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一步步实现的。
需要指出的是,剿匪期间,我军在动用武装歼灭大部分顽敌的同时,仍旧积极争取对不少寇匪窝点的和平解放,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。
对于在缴匪过程中俘虏的土匪,有重大恶行且誓死不改的一律枪毙,没有大错的土匪则予以从轻处理。

投降的土匪,却在朝战战场重塑人生
在土匪们参加完劳动改造后,我军尊重他们的意愿,让他们自由选择。愿意回家的,发给他们路费;愿意加入革命队伍的,我军也十分欢迎。
就这样,47军才有了所谓的一万多“土匪军”。
金珍彪就属于其中之一,他当土匪时并没有重大罪行,在集中改造时的态度以及表现都非常好,最终得到批准,加入了47军的141师423团1营3连。
经过了4个月的集训,金珍彪成为了3连一名出色的机枪手。
1951年2月,47军军长曹里怀带领着加入了一万多“土匪兵”的新47军,在中央军委的一声号令之下,从湘西山地辗转跋涉几千里,来到了朝鲜战场。

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
当时没有人会想到,这支崭新的部队会有那样让人吃惊的精彩表现!
众所周知,湘军打仗勇猛无比。当年曾国藩正是带领着湘军重创了太平军,挽救了清政府于危难之中。
湘西虽然匪患横行,可所有湘西男儿从来不曾缺少报国之心。那段时间解放军在湘西的作为,他们都看在眼里,他们明白共产党和以往所有的政府都不一样,是真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
湘西大地上独特的群体心态,清末到近代特殊的时代背景,长期在群山万壑中锻炼出过硬的军事素质,再加上他们对党全心全意的拥护,最终造就了这样一批另类英雄。

志愿军活用火箭筒痛击美军坦克
在朝鲜战场上,他们依旧有着过往土匪的狠辣与狡猾,比其他军队更加勇猛无匹,个个枪炮极其娴熟,在朝鲜山林中比本地人还如鱼得水。
47军139师政委袁福生总结他们的作战特点为:“枪法准,能吃苦,特别能打仗。”
然而,这一万多半辈子都与湘西大山为伴的湘西土匪们,却没有想到来到朝鲜战场后,他们遇到的敌人比他们还要“土匪”。
本来,他们觉得国民党给的家伙什儿就已经顶天了。可直到目睹美国军队那无数的飞机坦克装甲车,才明白他们原来不过就是一群“没开化的娃娃兵”。

朝鲜战争中,美军潘兴重型坦克部队
在很多年后,金珍彪的老军长曹里怀,回忆担任47军军长带领着部队剿匪,以及再带领着“土匪兵”们打抗美援朝战争的那段时光时,他用十分认真的语气对众人说道:
“湘西土匪大多是贫苦农民,逼上梁山的。你们想象不到他们在朝鲜打仗有多勇敢。他们打出了国威。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战死了,很壮烈,我常在梦中念着他们。”曹里怀将军说到动容处,忍不住泪水满衣襟。

曹里怀将军在家中接受访问
1951年,金珍彪跟随47军大部队从湘西出发,辗转祖国大半领土,来到了东北前线。成为百万志愿军一员的金珍彪,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了鸭绿江,就这么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出国。
金珍彪踩在朝鲜的土地上,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惊喜与激动,他以前可从没想过,有朝一日可以来到外国的土地上,他以为这一辈子就只能在湘西大山里打滚了。
容不得他多想,他就在上级的催促下,与47军所有人一起,十分辛苦的昼伏夜行,力求隐秘地朝着前线开进。
他们需要按时抵达朝鲜的沿海地区,担任反击敌人从海上登陆的主力,以及去执行抢修机场的重要任务。

正在行军的志愿军战士
没有时间给他们去适应新战场,所有志愿军都是这样的,从祖国拉上来直接就投入作战。
志愿军的战斗力,都是在朝鲜战场上在与敌人的搏命中,慢慢提升起来的。47军肯定也不能例外,金珍彪所在的423团,在没有多少准备的情况下,就在夜月山开始了第一场大战。
1951年10月3日晨,美骑1师、美3师联合韩国军队一起攻击志愿军47军防守的各个高地。
在几百门重炮的重大火力压制下,敌军依靠坦克、飞机的进一步空地攻势,迅速集中大规模作战步兵,发起了全面进攻。

防守天德山阵地的志愿军第47军战士反击“联合国军”进攻
在141师422团负责的天德山阵地,美军投入了70多辆坦克、24架轰炸机、5个重炮集群的火力优势,两个步兵团尾随其后,不断地对天德山阵地发起冲锋。
422团所有战士浴血奋战,连续打退了敌人9次攻击后,子弹早已告罄,战损无数。
此时,422团2营5连竟然全连只剩下了12个人,而在敌人继续发动了第10次、第11次冲锋,上级撤回命令下达的时候,全连只剩了8个人。
金珍彪所在的141师423团,防守的是夜月山,虽然战事没有天德山那般激烈,可敌人的进攻也丝毫不曾停过。423团所有人奋力抵抗,才堪堪保得阵地不失。

志愿军某部与美军激战
金珍彪亲眼看到六班副班长一条腿被敌人炸断,副排长王兴邦被敌人的子弹擦中,额头满脸是血,但他们压根不顾及身上的伤势,仍然拿起自己的武器拼命地打击敌人。
金珍彪看到这一幕幕,内心大受震撼。
他第一次相信,有些人是真为了国家可以付出一切的。甚至对他们而言,哪怕失去生命,也要打败敌军。因为这就是他们的信念:为了祖国,万死不辞!
这和金珍彪以往看到的山贼草寇是不一样的。眼前这些战友尽管来自五湖四海,可他们心中却有着共同的想法:为了祖国和人民,来到异国他乡,只为把美帝国主义赶回老家,彻底打赢这场战争。

抗美援朝战场上的志愿军战士
这让金珍彪的内心受到强烈震撼,真正开始融入到了这个集体之中,和所有“土匪兵”们一起,真正地成为了一名志愿军战士。
从1951年志愿军浩浩荡荡踏上朝鲜战场,到1953年签订停战协议。在两年多的时间里,金珍彪跟着47军经历了无数场血战,从一个湘西“土匪兵”,真正成为了一个志愿军的“超级战士”。
其中最让金珍彪难忘的,也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一场战事,还要数1953年3月那场最为惨烈的老秃山攻坚战。

老秃山,士兵们站在碉堡的顶部
老秃山,原来叫上浦防东山,位置在朝鲜半岛的驿谷川之南。
该地是从北方通往韩国首都汉城(今称首尔)的军事要塞,是扼守通往汉城的重要要道。
如此位置险要的战略要地,志愿军曾多次占据,可美韩联军丝毫不肯退却,一次次又再夺了回去。
根据相关资料记载,自1952年6月,我方曾10多次对该地发动攻势,有5次成功攻下该高地。可是占据时间没有多长,又被敌军不计代价夺回。

志愿军某部指挥部发布强攻老秃山战斗命令(资料图片)
本来树木茂盛、花草繁多的上浦防东山,就因为志愿军与美韩联军的长期拉锯战斗,竟然彻底铲平了这片山头的树木花草。
再加上美军持续的飞机轰炸、火炮发射下,这片山上直接成为了一片焦土,从此有了“老秃山”这个别名。
1953年3月,志愿军47军141师423团受命,再次对敌军占据的老秃山发起新一轮进攻,对敌军实施重度武装压力,保证停战协议的顺利签署。当时金珍彪就在这支部队中。
此次老秃山攻防战,金珍彪他们团要面对的对手尤其强悍,敌军主要有哥伦比亚营2个连、美7师以及团预备队,专门配属的一个加强坦克连。

美军的坦克部队
敌军为了保卫住老秃山这个战略要地,在其面对我志愿军的正面500多米纵深不到百米的狭小阵地上,敌军竟然丧心病狂地构筑了明碉暗堡多达195个。
此外,敌军以15号、16号、17号高地为战略支撑点,形成了攻防一体的环形防御体系,并配属有坦克、飞机等空地一体的防守火力。
可见,此战无疑又是一场十分艰险的恶仗难仗。

我志愿军部队和敌军反复争夺战略要点
1953年3月23日晚7时30分,志愿军对敌军阵地进行了连续4分钟的炮火急袭。紧接着地面突击部队便向老秃山阵地发起冲锋,金珍彪所在的1营3连担任全团的突击尖刀。
在向敌军阵地冲锋的过程中,机枪手金珍彪和战友董明竹配合作战。
金珍彪灵活果敢,不断变换攻击位置,连续以准确迅猛的火力,对敌人的火力点形成压制。
然后,我军配合爆破手和火箭筒手,连续摧毁美军17个暗堡,护着我军的旗手,艰难无比地一步步登上了老秃山的主峰峰顶,把我军的红色军旗插上了老秃山主峰。

将胜利的红旗插上老秃山(资料图片)
红旗插上老秃山,我军士气大振,迅速把还在老秃山上的敌人打退,成功地占据了这个战略要地。
虽然敌军被我军打得措手不及,我军也歼灭了他们一部分力量,可是他们的主力仍在,老秃山对于他们的重要性甚至在我军之上。
不甘心失败的敌军重新整顿部队,集中优势兵力发动了反攻。在敌人的飞机、坦克、大炮的持续轰炸下,又有数千人疯狂对老秃山阵地发起持续冲锋,压力可想而知。
我军在这样的重火力攻击下,也别无他法,只得拼命防守。
一时间战斗无比激烈,金珍彪和1营长郝中云背靠着背,各自抱着机枪对三面反扑上来的敌军疯狂扫射,给他们制造了巨大的伤亡。

志愿军战士正在攻击敌军的坦克
可是敌军的机枪也不是摆设,金珍彪自己的右腿也被敌军连续打中3发子弹,他在剧烈的疼痛中晕了过去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他醒来后,发现身边都是战友的尸体,有组长、班长、旗手、弹药手等……
他们都已经全部牺牲了。
看着这一幕,想着这两年兄弟们同甘共苦,互相为对方挡子弹的情谊,金珍彪从心底涌起一股愤怒。
眼看着迎面又冲上来一伙十多个敌军,金珍彪怒吼着:“杀,杀杀……”举起机枪扣住扳机对冲上来的敌军,就是一通疯狂扫射。

炮火连天的朝鲜战场
可敌军在冲锋的途中,就已经对着阵地扔了一轮燃烧弹,他才打了几十发子弹,阵地就彻底变成了一片火海。只有活着,才能继续为兄弟报仇,被火烧死算怎么回事?
金珍彪二话不说抱着机枪,就势滚下一道深沟,衣服顷刻间就被烧没了,背部、臀部也都被严重烧伤,再次陷入了昏迷。
天黑后,战友们再次打退了敌人的疯狂进攻,并在深坑里发现了浑身重度烧伤、血口子淌着浊黄脓水的金珍彪。众人连忙把他抬起,转移到了后方安全地带,让团医疗队紧急展开治疗。
等到战事稍缓,战友们才把金珍彪转移到山下,用军用卡车送回了后方的战地医院,进行进一步救治。

战斗结束后惨烈的作战现场
战后经过统计,金珍彪在此战中前后共歼敌165人,成为了在一次战役中杀敌最多的志愿军战士,成为了所有志愿军学习的英雄模范。
志愿军总部则授予他一等功臣、二级战斗英雄称号。
1954年9月,47军凯旋回国,在安东受到10万民众夹道欢迎。金珍彪作为战斗英雄代表作了讲话,解放军总政治部编辑出版的《红旗飘飘》还专门刊登了他的英雄事迹。
然而好景不长,金珍彪在担任桂林步兵学校军事教官的时候,却因为一封来自家乡的检举信,直接把他从人生巅峰摔到了谷底。

金珍彪
这封信据说是一位赵姓老秀才的杰作,上面写着:“奉上军令,请假回乡,路过高山险地,强奸姑娘,匪性未改,攻打粮仓……”
原来是在1958年,当时已经成家的金珍彪,他回到家乡的时候,曾经去见过初恋一面,还帮着她在分粮的时候看了一下称。
然而金珍彪万万没想到,他回到桂林步校后,就被家乡的赵秀才用如此“铁证”给举报了。夫妻双双被从广西桂林押解到了广西石龙县的武宣农场,进行劳动改造。
1962年8月,金珍彪夫妇回到了湘西青龙垭村的老家,不堪同乡的白眼,一气之下躲到了山中。

青龙垭村村貌
可是即便如此,金珍彪依旧没有逃脱那段特殊时期所要遭受的厄运,受尽了苦难。甚至被家乡公社革委会判处死刑,幸得上级领导保全才幸免一死。
从1950年代末期,到1970年代末期,金珍彪的二十多年,几乎遍尝了人世间的各种凄惨遭遇。
幸得有妻子始终陪伴,凭借着对已故战友的怀念,金珍彪终于是撑过了那段艰难时期。
改革开放后,金珍彪曾经去专门参观了北京军事博物馆。

北京军事博物馆近照
“从博物馆大门左手边进去,第一挺机枪就是我的。”早已满头白发的金珍彪,依然十分清楚地记得,他在抗美援朝战争中,所使用的机枪规格、型号,甚至那枪托上摔裂的每一道痕迹。
金珍彪站在这挺旧日的“老搭档”面前,久久不曾移动。没人清楚老人是想到了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,还是想起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悲苦遭遇,抑或两者都有。
老英雄就突然像个孩子似的坐在地上哭了起来,好一阵才被老伴劝住。

1982年,我国建立第一个森林公园——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
1982年,国家以原来张家界林场为基础,建立起了国家第一个森林公园——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,大力开发湘西地区的旅游业。
已经年过古稀的老英雄,哪怕是一身伤痛,仍旧积极响应国家和家乡的号召,热情地投入到了张家界旅游业的大发展之中。
金珍彪成为武陵源最老的“野马”导游之一,为祖国为家乡献出自己最后的光与热。
2019年11月20日,金珍彪老英雄走完了他传奇又平淡的一生,安然而逝,享年89岁。

金珍彪老年照片
老英雄一生受尽了困难,可却始终不曾背叛心中的信仰。
因为老秃山杀敌165人的惊人战绩,他成为志愿军一等功臣;战后被人诬陷他发配深山,没有丝毫怨言;晚年却甘愿卸下一身荣光,为家乡发展而自愿当导游……
金珍彪老人对生命的每一段历程都坦然接受,并且做到最好。在战场,他是超级神枪手,在步校他是学生好教官,在家乡他是“野马”最佳导游。
这样的品性,这样的无怨无悔,如何不令人敬慕?
向这位可爱可敬的“老英雄”,致以最崇高的敬意!

-完-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