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省实验中学慕亚楠老师有多可爱?

图源空间侵删其实前因后果我也不太明白,但是他真的好可爱(*/ω\*)

他是曾经被我们一三级学生自发做成漫画的哟。考虑到我在这两张例图里都作为面包出场,并无侵权问题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新西兰凌晨一点的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上学期跳级学完了物理251,“现代物理”,学了一些我要是早写下来八十年就能得诺贝尔奖的东西,考了个全班第二……但是我还是想说:我在吃实验那一年高中物理的老本。有老慕的物竞给我留下的“老本”,我似乎是吃不完的:在物竞为我翻开的科学的地图上不断探索、不断成长的此时,我也总是想起自己曾何其固陋。或许这些都正常吧。在山东省实验中学的我,看问题时还没有现在看起来基本的方略,总是在奇怪的地方翻了跟头;有无尽好奇心却无法踏实求索,常被刻画物理世界的数学方程吓得瑟瑟发抖……迷迷糊糊的,就被老慕一个电话坑进了物竞教室的第一排座位,也坑进了我这个从事物理/数学并酷爱化学和工程的人生大方向。慕老是当之无愧我人生中有幸见到的第一位“WuLi Master”(引作家Gary Zukav所著畅销书之标题)。虽然在他门下的物竞弟子里,我既是待得最短的,又是做题最不认真的,但是我在物理竞赛的时光是我至今学习生涯里最可爱的日子。我也想起五点别人放学之后我们六点半还在讲题的教室,想起和班里大神们手里捧着草稿纸去办公室问答案……更重要地,想起有爱的同学们制作的表情包、语录所记叙的,一位教师风趣形象之后严谨扎实的功底和朴素的亲和力。–除了我自己之外,不会有物理专业的人觉得我说的这些东西有什么具体的说服力,暂且就此打住吧–我想。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又在申请MIT(闷声理工学院),有时候墙上贴的慕老师手稿才能给我力量,我知道我要往前走:有幸能遇到他,享受了(试用版)物竞的拼搏,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楚地看到,能像慕老师一样清晰而富有活力地组织、阐述、交流知识,是何其不易;能像慕老师一样视分析题目情境为“玩儿”,需要多强的功力;能有朝一日成为一个像他那样的物理师父,将是我自身多大的荣幸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新西兰凌晨两点的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突然想起来,要不是会了(点儿)微积分,渠老给老慕出的面试题我还是不会做–在西方学习数学才知道,开出好的数学玩笑比出题还难–以上跑题。感恩老慕。

对于他,我只记得一个词:严谨,每次讲题都得说做题要严谨。做题的最高境界是出题……

他自己说曾经拒绝过薛金星的offer。他应该是一位站着挣钱的老师……

很久之前就听物竞小伙伴说过慕老师,据说是月入30w的人生赢家,然后我就脑补出了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男神形象。貌似是高二的暑假我去本校上课,当时化竞在自习,教室特别吵,我的物竞小伙伴说可以去他那边上自习,我就收拾东西去了。教室里好像人不多,不过草稿纸扔的到处都是,除了在安静做题的同学,还有一个大叔(好像也没这么老)在教室里转悠,此人衣着非常朴素甚至有点土,貌似穿了一件洗的有点掉色的条纹T恤衫,一条七分运动裤,收拾同学不要的草稿纸,此人就是慕亚楠,不过我把他当成打扫卫生的大叔了_(:з」∠)_放学的路上我和小伙伴聊天,说你们物理这边真高级,还有人給打扫卫生,我们都是自己收拾。我的小伙伴给我说,那就是我们的教练啊。我:?????第二天我又去了,坐在后排安静的做题,做着做着觉得有人在看我,我一回头,发现慕老师在后面看我做题_(:з」∠)_然后慕老师用非常可爱的语气说“呀~学化学的小姑娘~~~”感觉被戳中了萌点\\\\(//∇//)\\\\又:我认识的一个妹子是他的小迷妹,好像还找他要过签名合过影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